估计高三第一轮考完了吧

算了算日子,估计高三的姑娘们基本都考完第一轮了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到,但如果看到,我要说的也无非放轻松,以及加油。

我是理科生,全国卷,分数不上了但是好歹有点底气说话。没太多可叮嘱的,一轮复习希望大家好好扫理综知识点,做小题。如果同样是全国卷考语文的姑娘,真的真的不要瞎练议论文(最近看到好几个高三押得作文题,看得我黑人问号),没用,每年作文题都是扯淡一样的奇怪,没人押得中。老老实实写递进式或者并列式,练好语言表达和创造论点,好思路盖过一切技巧。

我今年写的什么熊玩意儿,六句文言文挑三句引进文里,至于怎么引为啥引,自己freestyle。出考场所有人都懵了,谁见过这个,结果一看新闻,隔壁国一国三已经上天台了。

全世界都一样。练好基本功,不是为了高考,主要是为了以后写点东西/算点数不至于迷惑,以及往消毒液里倒洁厕灵的时候能先想一想。

 

以下是自己的一点回忆闲话,忙的姑娘和直觉不想看的姑娘都不要看。

去年这个时候我刚被抽进实验班,十一回来第一次考试考出倒第一,货真价实的倒第一。之后一直到五月份,我的七次考试来回波动,一开始幅度大于50名(一共才不到700人),后来稳定了,稳定在100+,说白了就是原来能挑牌子的水平,落到省内双非大学……这叫个什么分啊!

说不着急是不可能的,也很崩溃过,当时常聊天的朋友知道我的状态,每次发成绩就丧一次,丧完了接着摸爬滚打。

有时候觉得老师都放弃我了,在那种学霸云集的环境里真的没有工夫管我。那时候我是所有陨落故事中的一个,很普通,大家都见得多,每年都有的孩子,因为种种原因,压力或者心态或者基础不牢,在复习的一年一点点滑下去。

但我觉得我不是这样的啊,我回家跟我妈讲,我觉得自己天下第一。

我妈点点头,说对,我宝天下第一。

不是瞎说。要知道这一场考试不是什么纸笔定命运的决战,它只是对过去十八年所有学习能力和心理素质的检验。我想我学习虽然慢热但不笨,心态也算宽阔。这可能与竞技体育类似,冠军队伍都不是白来的,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赛季状态的集合,对我们来说也差不多。

后来我是带着这种心情上的考场。

考前语文老师忽悠我,说你要是紧张,就摸摸桌腿。我心想啥玩意儿啊,瞎掰。

然后第一科考语文之前确实就有点紧张,确实就摸了桌腿。

于是确实就特别平静。

啊真是非常有效的心理暗示,谁要是愿意可以试试。

我物理不好,令人发指。压轴大题20分我是一个字都不会写,磨到理综交卷前15分钟我把答题纸填满了,几乎用完了我学过的所有公式,觉得批卷那位可能想殴打我。我以为交卷的时候我会很紧张,但是没有,非常平静,我早就接受了最终的最终我有缺漏的事实。

早就接受是指,在考试的一个月之前。我女神说的一句话是很对的,她觉得,你三年都搞不明白的东西,最后一个月能学会?

有的人能,我肯定不能。

出分的时候老师们是真的很懵,不在于我,是在于他们所尝试构建的教学体系被证实没用,但这是另一个事情了。我只知道我的分数不低,后来班主任随便算了算,发现最终成绩跟去年冬天很冷的三模差了100多分。

很大的变数。

是真的很大的变数,如果当时我绝望了,可能我不会坐在所谓百年名校的百年宿舍楼里,在没有供暖也没有桌子的寒冷上铺拥挤地打字。

那是我下滑得很奇怪,追逐得很狼狈,摸爬滚打的一年,我最终称它为一劫。矫情点讲,若无此劫便无我。

就像我在异乡的没有供暖(别说了马上就有了)的走廊里,不明白为什么百年名校百年在了宿舍楼的卫生间,阴冷森然。我很不适地走出来,听见我妈说,没事,高三咱都经历了,咱高三跟一般人的高三那是不一样。

不一样。包括所有的经历,以及一期不落的《看天下》杂志,没写完的练习册,戒不掉于是顺其自然的每日上网。

考最后一科那天中午我睡了个午觉,睡觉前翻了翻手边的本子,看到张佳乐为了孙哲平打人,双眼明亮得不似往常。我看了看表然后睡了,然后醒了。

然后像张佳乐打人一样去考试。

像所有他们一样离家万里。告诉自己成年人要学会做什么了,告诉自己成年人要拒绝、要保护自己、要给自己找到自由,以及要去做没做完的梦。

像所有的他们一样去做梦,做梦不犯罪。我还有下一场去拼,希望下一场万事顺利。

对,当时我常常说,我是个文手啊我怕啥,大不了都是经历。

很感谢我的大不了。

所以如果看到这里的姑娘还是,轻松点,加油,都是很好的经历。

 
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10 )

© 云烟 | Powered by LOFTER